才第一節課,孩子就帶著疲憊的面容來到教室,猜想是剛剛升旗的時候被太陽晒昏了,除此之外,還因為沒開口唱國歌被碎碎唸了一番。他們對於為什麼要升旗、唱國歌感到很不解,對國歌的感覺是幼稚(因為他們自認為成熟,所以對於不喜歡的事物就會批評它很幼稚)、死板(我當場示範了Rap版,他們捧腹大笑)。

其實我以前也有這樣的疑問,所以當我被選為司儀或指揮時很開心,因為可以不用唱國歌。直到小學畢業有機會到國外去看舞台劇,表演廳內主辦單位很貼心的為每個來自不同國家的團體演奏國歌,當主持人唸到Taiwan時,我們站了起來,耳朵聽到的卻不是熟悉的、四個字一句的“國歌”,而是---梅花,導遊叔叔告訴我們,因為我們的國歌不能在國外演唱,這樣的衝擊留在我小小的心靈,一直到後來看了許多國際賽事,發現不只是國歌,連國旗也不能出現,只能用“會旗”代表。

就在同一天,逛朋友的新聞台看到他轉載的文章,有許多想法曾在我腦海中浮現,也曾在“咱攏是台灣人”這個單元中和孩子討論過,當課文提到我們也許是不同的族群,包含:閩南、客家、原住民...等,擁有不同的文化,說著不同的語言,但我們都是台灣人,因為我們在這塊土地上落地生根。

鮮少和朋友聊起政治,因為我不喜歡台灣的政治生態,原以為有所謂的“政黨輪替”,或實力相當的政黨相互牽制,對民主社會的發展是好的,但我卻看不到正面的影響,我不曉得口水戰對人民的生活有什麼幫助,我不清楚互揭瘡疤會不會讓社會更安定,我只知道,一旦連我們自己都不認同且尊重生長在這塊土地上的同胞,那有什麼資格要求其他國家認同並尊重我們?

我的表達能力不好,常沒辦法清楚說出自己內心的感受,以下的文章讓我心有所感,沒有政治色彩,只有一顆愛台灣的心。【文章出處:
http://liuangus.idovideo.tv/blog/article/455

2007/9/6 阿龍仔的正常國家決議文
 == 珍惜這一切需要從珍惜『與你只有一點點不同的人』開始 == 

幾十年來,我們一起走過一段很特殊的歲月,歷史賜給我們這樣的奇遇,先讓我們富裕,再讓我們親眼見證民主在台灣的興盛。

是許多先驅們的奮鬥犧牲、是人民的意志、也是歷任執政者的睿智,共同成就了台灣社會:民主、小康、人權、安定,在幾千年的亞洲華人的歷史中,或許從沒有過台灣這樣的一個時代。

台灣人民仍然辛勤工作:男女老少、貧富病弱。一種堅韌純真的力量,在令人不知所措的時代中維持著社會以最起碼的狀態穩定陣腳。對於現狀的無助,是我以及一些和我一樣的平凡人們實質的感受。

今天仍然站在這片土地上的諸位,毫無疑問的是這裡的一分子。像蜂巢裡的蜜蜂,我們樂意貢獻己力建設家園。我們是一群共享未來的同胞,這是一種來自歸屬感的喜悅。雖然政府沒能把工作做好,我仍看到大家對未來的希望、對國家的熱愛,我仍看到大家對這個國家未曾背棄的信心。

政治爭擾的憂患,顯然有可能毀了我們珍惜的一切。
我們正在從內部,以一種可怕的方式,一點一點的摧毀我們的正義價值、摧毀我們的良知、摧毀誠實、摧毀善惡、摧毀教育、摧毀孩子、摧毀自然環境…  我們為了區分人種摧毀一切,摧毀甚至賴以生存的信仰。

台灣人民幾乎實現了夢想:建立一個自由、民主、富裕的國家。但同時,我們也發現自由的代價有多昂貴,自由不光是贏得權利,更是重新恢復責任感。一個自由的國家,需要內心真正自由的人民,內心自由的人民,知道什麼是責任。
團結台灣裡面各種不同歷史不同背景的人們,就是當今台灣人民的課題和責任。

你我難免都在這一場混戰裡面,曾被當做一個卒子,我們每個人該自問:在過去這一段時間,我為自己與國家的未來,做了什麼?我對國家貢獻了?還是傷害了?我對自己的同胞愛護了?還是摧殘了?

成就一個偉大國家,決不是一個人、一個政黨、某一個族群能夠辦到的事情。台灣很小,即便大家群策群力,都還不見得能夠為打贏接種而來的戰爭,如果像這樣各自分裂對立,自然可以想像得知敗落的結果。每個人或者各有不同的過去,畢竟我們會有相同的未來,排除了被操弄的種族情節,以真實的信仰和信念,把這一個未來給擦亮。

當政治人物沒能有恢宏氣度擁抱眾生,眾生同胞能不能有自我、彼此相愛的智慧。10幾年來因為政治而帶給社會的混亂和對立,人們心力都累了。

台灣的土地是世界難得一見的民族熔爐,早年客家裔、閩南裔先遷入台灣,荷蘭人、鄭成功、日本接續著統治,50年前國民黨率領部隊退守。今日的台灣社會非常豐富多元,臭豆腐、麻辣鍋、酸菜白肉鍋、山東水餃等,豐富的小吃、豐富的人情、豐沛的經濟活力、多元的宗教,我們這裡有亞洲華人最融合的文化、社會環境。

台灣社會之厲害就是我們之厲害,祈求我們用對方所作的事情區分好人壞人,而不是用種族,祈求人們有勇氣接納對方,有智慧不要詆毀,祈求大家一起成就這一份榮耀,因為這一份榮耀獻給自己、也獻給你的後代。

我今年31歲,剛剛過了而立之年,我不清楚為甚麼明明安好的人們,需要為了許久以前的事情在仇恨彼此,或許是那些50、60歲的政客們,經歷了什麼一些非要如此做,才能平復心中的怒氣。我無法了解老一輩人們對不同省籍人們之間的情感,我身為一個客家人,我很喜歡我自己的語言族群,但是我一點都不仇恨閩南人、外省人、或者是原住民,事實上這些人們不過也只是先來後到之別,有誰有權力說自己是土地的唯一主人嗎? 這個土地是我們大家安身立命的地方,我們大家都是主人。

基督教是外來的宗教呀,滿街走的外國人是外來的人呀,家裏的看戶越南傭人是外來的人呀,嫁來台灣的中國新娘、印尼新娘是外國誕生的呀!

每一個在中華民國的合法居民都是台灣人,都擁有絕對的權利義務和責任去主張他在國家裡面的權力,不應該被歧視或者是污衊。在我的記憶裡面,對於種族進行整肅只有在納粹的德國發生,只有在非洲的國家發生。沒有一個種族天生擁有比較優越的血統,需要證明自己的血統以取得合法權力的國家,不是進化的文明。

媽祖是福建湄洲人、關聖帝君是中國的古人、孔子是中國的古人、我們使用中國文字書寫和言語,我姓劉、陳水扁姓陳、馬英九姓馬、李登輝姓李…. 家族傳承給了我們姓氏,很明顯的也是中國的姓氏。不論如何的努力,我們不可能與己身之所源由斷絕關係,我們也不應該這麼做,歷史和文化正是人類最終的資產。承認與中國文化的血緣、淵源,並不就是要統一,否認中國的文化資源也不會因此帶來台灣的國家利益,政客、政黨請節制這類型人民情緒的操弄。

這個社會變化得很快,多出了好多不好的人,但是仍然有好多很好的人,在努力的守著他們心中的價值。我的爺爺近80歲了,仍然耕種稻米,家裏的三分農地,一年兩期一期4個月,每期稻米可以賣30000元,肥料、電費、水費、收割費的成本佔去差不多18000元,一整年辛勤幫自己的勞力留下來的總收入是24000元。 你覺得他苦嗎? 他覺得自己很快樂。 雖然報紙電視上看到的都是一些不好的事情,但是事實上我們身邊很多這樣可愛的人,他們不憎恨他人,他們樂天知命,他們的努力真真實實維持這個國家運轉的基石,他們真正守護台灣的土地,他們堅守心中信仰和善良價值不因為情勢而改變。

只有團結全體才能團結台灣,只有團結台灣才能強盛台灣,只有強盛台灣才能榮耀台灣,歷史給了我們危機,這也同時是一個佳機,我們這一代在這一個關鍵的時間點,真正有機會改變這十幾年來的無謂虛耗。感謝上蒼給我們這個榮耀國家的機會,為我們的後代準備一個真正的治世。

我們有很多值得珍惜的一切,珍惜這一切需要從珍惜『與你只有一點點不同的人』開始。我們只是作為不大的小螺絲釘,改變國家和社會對我們來說很困難,化解仇恨對立對我們來說很困難,但是這個國家是我們不容推卸的責任。改變要從你我做起,沒有別的人可以指望,諾貝爾獎得主不能告訴你該怎麼做,民進黨不能告訴你該怎麼做,國民黨不能告訴你該怎麼做,電視名嘴不能告訴你該怎麼做,改變要從我們自己做起。台灣前途如何,台灣的社會能不能正常化,是不是一個正常國家,都是取決於內。

珍惜這一切,需要從珍惜『與你只有一點點不同的人』開始。

如果你認同,請留言讓我知道;
如果你反對,請留言讓我知道;
如果你願意,請把文章傳給朋友;
改變台灣的處境和困境,剩下個最後機會就只有從我們自己個人做起。

Written by Angus Liu
劉文龍
2007/9/6




daph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kingjujube
  • 恩~我也認同
    我的政治立場不鮮明,也不喜歡政治談論性的節目
    俊常說,我生活在台灣卻不知台灣事~確實~

    但我知道~我真的愛台灣這片土地
    也喜歡我的出生地^^
  • 我覺得...
    台灣的政治讓人很灰心...
    難怪有同事都堅持要去投票...
    而且是投“廢票”...
    表達內心的憤怒與不滿...

    daphne 於 2007/09/20 14:58 回覆